我写风花月,时说豪情血。
一笔一寸心,何管几人瞥。

【魔翳前传,夜叉中心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修罗卷

第二章


  那时候的夜叉国,虽也跻身魔界最强的八部众之一,却远没有之后的安定和强盛。


  时朝内除了龙氏皇族,还有一股暗中能与之分庭抗礼的势力,是为夜叉的古贵族。这点自不必说,在魔界,有能力千万年延续不倒的氏族,必定是强大而受景仰的。


  原本魔氏也是其中一支,现在归了王室了。


  剩下的几支古贵族互为依存,不论财力、势力或军备都与王族相制衡,同龙氏相安无事了几代,近已渐生不臣之势。


  在外,夜叉国当时可算得虎狼环伺。西面有魔界最大的妄业海,海中多凶猛强悍的水...

 

很少开微博,仅仅是空闲时看看自己关注的那些遥远的人们和事。

今日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个博主,2013年一直在用瑾轩的口吻简述《五前》的经历。

然后2013年的9月24日,他“离开”,“出海”了。再无更新。点开当时的最后一条微博,下面好多留言在等瑾轩归来,也有的不知是不是已不会回来了,因为时间真的已过去太久。

五年后的今日,微博又不动声色地更新了。

一句“我在:丹枫谷”,看得我愣住好久。

今日是中秋节啊。不知道那些从五年前就开始关注着他的朋友们是怎样的心境,我想不出来。猛地想起,连《仙六》都是三年前的事了,还记得它刚出来的第一天,我在官网上挂了踏马一夜才下完。

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。譬如...

 

【中秋贺文,承轩】忘川又雨(短篇完结)

  月亮好圆啊。像个饼。中秋节快乐。有(a)人(miao)说我对承轩有阴影,我就呵呵了:我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特么你怎么知道?!

  我好像是对鬼界情有独钟,喜欢这个几乎在每代仙剑里都曾出现、却仍有着大片留白的地方。本来觉得今年的中秋贺文就算了吧,但昨天听歌时听着听着就忽然有所触动,终还是连夜写出来了。有触动的歌是《柒寒》,老歌了,配合秋冬天食用,效果更佳。

  “自古杀伐皆是误谬,倾尽情义把仇更仇。拨乱善恶将修罗修,忘忧忘忧。”

  “寒彻清霜凝血令稠,冷容颜难鉴往昔柔。七夕夜寒却奈何舟,无常候,谁赎救。”...

 

【魔翳前传,夜叉中心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修罗卷

第一章


  说起夜叉族大长老魔翳波澜壮阔的一生,首先得提起的,是他的家族。


  要说魔氏宗族,在夜叉原也是最古老、最有名望的血统之一,可到了魔翳八岁的时候,就轰然大厦倾倒,只剩了个位于王城祭都的宅子。原因所有的夜叉族人都知道。当年龙众、乾达婆和修罗三部联军入侵夜叉,魔氏一族为掩护君王撤退,悉数殉国。


  为王而死,为国而死,听起来足以让所有的勇士为之热血澎湃,热泪满襟。这样的家族,值得被所有族民铭记和尊重。


  但是对魔翳来说,都没什么意义。最大的好处可能就是,尽管他还是同以往一样在武学...

 

【魔翳前传,夜叉中心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修罗卷

  【你是曾经睥睨天下,不可一世的辉煌。】


楔子


  五百五十余年前,夜叉国最东境的落月岭。


  飞沙掠过,掺杂在夕色的风里,将浓稠的血腥吹远。丘陵之上,紫袍紫发的君王俯瞰着下方乌压压的魔众将士,有龙众魔,有乾达婆魔,最多的是修罗魔,三部联合,封锁了他们唯一的出路。


  君王唇角扬起,像是自哂,又像是不屑。“啧,这世间最可惜的事,莫过于英雄末路。副将,清点完毕了吗?”


  在他身侧、浑身浴血的男子单膝跪地,禀奏道:“回陛下,已清点完毕,我军还剩两百余骑。”...

 

【魔翳中心,翳轩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夜叉卷

这是《夜叉卷》的最后一章,前方注意:

1.《修罗卷》是舅舅前传,隔壁先王预警,夜叉专场预警,标题的【魔翳中心】上线;

2.小少爷下下卷上线;

3.《修罗卷》另开合集,并且不占瑾轩的标签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九章


  话说回一时辰前。君臣议事的冥枭殿里,龙幽正寒着脸拿着一叠纸看,上面条条陈列的正是延髅一案的始末,以及牵扯出的边边角角。看到一半时,门外便报鸿胪寺卿紧急求见。


  龙幽将文书放下,揉着太阳穴:“宣。”


  鸿胪寺卿进殿来,俯首道:“叩见陛下,微臣有急事禀奏,修罗国公主携使团前来求亲。...

 

【魔翳中心,翳轩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夜叉卷

第八章


  夏侯瑾轩盯着面前的这群死士,将近二十个,暗道不妙。


  据他方才所闻,这里的半魔原本就不多,百余年过去,更是多成了洛祈年那样的垂垂老者,再除去妇孺,能自保的所剩无几,又怎是魔族死士的对手?


  洛祈年走到他身后,低声道:“你先别慌,此处是夜叉王钦划的半魔区,一直以来也很受陛下照拂,我料他们也不想在这里直接动手。”


  “是啊小公子,以前咱们立场不同,那不得不刀兵相向。可现在不一样了,路见不平还要拔刀相助呢,有我们在,绝不叫你被欺负。”


  夏侯瑾轩感...

 

【魔翳中心,翳轩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夜叉卷

第七章


  魔翳,绝对是个天煞孤星。


  夏侯瑾轩第不知多少次地陷入昏迷时,不由自主地这么想道。


  不过这回情况似乎还好,并没有昏沉之感。反而当他微微睁眼之时,只觉得一片柔和的清光在流淌,令人惬意而安宁。又过了不知多久,他才终于肯清醒了,让周身光景姗姗来迟,映入眼帘。


  寻常的木头天花板,满目温柔如水的晨光。除此之外,他什么都看不到,因为他躺着的床边站了好几个人,把这间小屋子挤得满满当当。


  “咦,醒了,他醒了!”...


 

【魔翳中心,翳轩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夜叉卷

第六章


  在祭都的上空,黄昏时分的太阳是最不显眼的。天空有着和夕日一样的灼红,仿佛奔流不息的血液在静默着沸腾,壮烈又凄厉。


  相府门前很清静,直到一只魔兽载着主人来到门口,温顺地低下脖颈,让背上的老者下来。他整了整衣冠,锐利的眼神扫过四周,将手里的骷髅御灵杖就地一顿,走上前去。


  无人为他开门,他却也不动,骷髅杖上的头骨眼睛一闪,大门便“哐”地被冲开,重重砸在两侧墙上。守门的家仆倒在地上,悄无声息,他略略一惊,却也不多做停留,仍旧持杖大步地朝里面走。


  一路上所有侍卫、家仆和伏兵...

 

【魔翳中心,翳轩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夜叉卷

看官好,我陆九鸢又从轮回的尽头回来了。经过几日的回炉再造,现推出《夜叉卷》后半部2.0版本:

1.删除了三天前发的第五章,看过的看官们,请清空大脑,忘了它

2.修改了原来的夜叉卷大纲并废弃存稿到令我肉痛;

3.用我九条命中的一条祭了天。

经过这么一折腾,中秋节的贺文顿时感觉遥遥无期OTZ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五章


  夏侯瑾轩冲入正厅,劈头而来的先是呼岚娴的一句埋怨。“公子,我不是叫你快跑的吗!”


  “我是跑得够快啊。”夏侯瑾轩一眼扫过,呼岚娴一改平日粗笨迷糊的状态,正与五名蒙面、手持弯刀的魔族僵持不下,后者正一...

 

【魔翳中心,翳轩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夜叉卷

第四章


  世上无有不透风的墙。数日过去,前任大长老魔翳回归的消息不胫而走,一传十十传百,尽管所有人都默契地未在台面上议论此事,私下里还是众说纷纭。最初的狂喜或惊讶平静后,悄悄涌动起的是各种各样的焦虑。


  “回来了,真的是大长老,我那天亲眼见着的!在九黎祠前!禁军也都看到了。”


  距上朝时辰还有会儿功夫,大殿前早早地聚满了文武百官,不知是谁的声音高了些,一段话如投石入水,激起千层波澜。


  “那看来传言没错。唉,一别百年,不知大长老可还好,当年人界一战,实在是……人类有句话,叫‘鞠躬...

 

© 古道长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