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君与雅鹤一着白,山我对看两相厌。”

【魔翳前传,夜叉中心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修罗卷

  【饮冰千盅,热血难凉。祭我一世,为你封疆。】


第十四章


  魔翳奉召前往九黎祠的时候,一直在琢磨着是为何事。


  自那年古贵族覆灭后,他真的就再没踏足朝堂,只有逢年过节时入宫见一面霁后,连见龙溟龙幽的次数都屈指可数。而龙煜知道他的心结,从未出现在他面前自讨没趣,到如今已是整整二十年未再见过了。


  “您来了,陛下在等您。”行至蚩尤坛入口,侍卫恭敬地道。


  魔翳心里生出股很怪异的预感,他不由得联想起那日在墙下听到的传言:“龙煜是不是要死了?”...


 

【承轩】谷雨·千丝引 第三章

第三章.缝念


  【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。】


  日子飞快地过去,转眼便到了仲春。


  这一日午间,夏侯瑾轩在屋里给人看诊,厉岩在外头屋檐下研药,姜承不知打哪儿捡回来一只小黄狗,丢着沙包逗弄。一艘船从对岸划过来,到了岸边鱼贯而上一堆人,十来个,皆做丫鬟小厮打扮,声势浩大地登门,奉上城中楚家的一封邀请函。


  楚家是继当年夏侯氏之后明州又一个富商大户,夏侯瑾轩有所耳闻,但并无交集。这些家仆是来请他到府上诊治的,下了重金,言他家大少爷病得不轻,一定要请他亲自过去给看看。...


 

【承轩】谷雨·千丝引 第二章

第二章.故人


  【要好好念书啊,不然以后就只能像姜世离一样。】


  厉岩在门外坐了足两个时辰,朝阳初起,门终于开了。


  “厉兄,已经……”


  不等说完,他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进去,看到在床上睡熟、面色已恢复了血气的姜承,长久以来压嗓子眼的气终于吐了出来。


  夏侯瑾轩走进来,笑眯眯道:“已经没事了,不过日后还需至少一年的静养。你们也别到处奔波了,不如就在我这里住下吧。”


  看着姜承难得安稳的睡颜,厉岩终究点了点头。“你从哪学了这么高...

 

【承轩】谷雨·千丝引 第一章

  看官好啊,谷雨专场交给鸢子的五前初心+五代阴影😂承轩。预计中篇,现实+回忆杀双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又临春色何处寻?问得杨柳慈水滨。


千里长思飞红线,九霄一梦曲中听。


    ———— 题记


第一章.旧溪


  【你还记不记得当年千峰岭上的老子?】


  又是一年春雨时节。


  明州城郊,慈水溪畔,一个孩子跪坐在青草丛间,与谁说笑正欢。倘若有人走近了一看,会发现他对面却是只螳螂精,不断拟型成枯叶或各种兰花的...

 

【魔翳前传,夜叉中心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修罗卷

第十三章


  牢中暗无天日的日子过了很久。龙煜离开后的前几日里,一切如常,睁眼是黑暗和冰凉,在这个幽深的牢笼深处,没有旁人,外界的一切都不会被传达进来。光漏不进,声溢不进,风也钻不进。


  然后魔翳终于昏昏沉沉地想起,镜丞已经连续两日没来送饭了。


  他走到牢门边,第一次喊了侍卫,没有得到回应。声音在空旷的牢房回荡,像碰到了墙壁,又落在地上。


  魔翳不由得攥紧了铁栏,冷硬的触感让他平静了些许。


  从现在起,再等一天。一天之后若再没任何消息,不论怎样,都要想办...

 

【魔翳前传,夜叉中心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修罗卷

第十二章


  这是龙煜第二次亲自走进夜叉的天牢。他想,终此一生,大概也只会为那人踏足这里。


  侍卫押了个男子上来,是斩风。他被按着双肩跪在地上,艰难地仰视君王。


  “陛下……”他望着君王眼中不动声色的寒凉,却也从中读出了一丝责备,一丝惋惜。霎时间,声音便哽咽了,“罪民……对不起陛下……”


  龙煜的神情有了稍许松动。他或许并不完全明白,当初他随口一句将那个默默无闻的禁军调至自己身边,对后者究竟带来了多大影响;就如同斩风永远不会知道,一次背叛断送的不仅仅是自己的一生,还有君王。王的光耀...

 

【魔翳前传,夜叉中心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修罗卷

第十一章


  之后的两日,龙煜是在寝食难安中熬过的。


  他已经跟修罗姬谈过了条件,也定下了筹码,若修罗姬答应,那便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了。


  第三日清晨,龙煜坐在案前撑着下巴干瞪眼的时候,侍卫终于带来了他想要的消息:“陛下,修罗姬派遣的特使到了,随时听候陛下传唤。只是,那特使要属下先将这只锦囊交给您,说修罗姬的条件,就写在里面了。”


  不等他讲完,龙煜便一把抓过那锦囊粗暴地拆,一边嘀咕女子就是麻烦,写信就写信,搞什么锦囊。散发着浓烈香气的锦囊被三两下扯破,龙煜拿出其中字条展开一看,良...

 

【云轩】(天河瑾轩)焚琴煮鹤一美人 第十章(下)

  月底了冲一下业绩(?)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十章.无心窥你旧年,须臾悲喜来去(下)


  “呃……好痛。”云天河有些狼狈地爬起来,脑子里却忽地一闪。


  会被摔痛?


  他抬起手,手指屈伸,感到一种久违的实在,再一触摸身边的树木,居然摸得到了。云天河放眼一望,只见满目苍翠,凭着数次到过此地的记忆,他很快便判断出了自己所在。


  司云崖下。


  尽管身体的触感又回来了,云天河仍无法确定自己已经回到现实,这里处处透着股说不出的怪异...

 

【云轩】(天河瑾轩)焚琴煮鹤一美人 第十章(上)

第十章.无心窥你旧年,须臾悲喜来去(上)


  夜如黑纱,四野星垂,两个只剩魂体的家伙并肩坐在书楼门外的台阶上。


  “向儒以前不大喜欢念书的。”夏侯瑾轩左手撑下巴撑累了,换了一边继续苦着张脸。


  书楼里还亮着光,是向儒在秉烛夜读。云天河把玩着自己的佩剑,这还是他头一回亲眼见到紫英新打的这把利器。“人都是会变的啊,我以前也不喜欢的。呃,现在也还是不喜欢。瑾轩,你想到怎么从这里脱困了吗?那只鸡说要认清心里的执念,咱们现在回到你坠崖后的时间了,能是为了什么执念呢?”


  夏侯瑾轩摇摇头。他想...

 

【魔翳前传,夜叉中心】不如不遇倾城色 修罗卷

  ヽ(✿゚▽゚)ノ从今日起,我是钮祜禄魔翳(PIA!)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【金杯同汝饮,白刃不相饶。自古帝王将相是这样的。】


第十章


  霁后带着两个儿子走入地道,汹涌的阳光,顿时被隔绝在外。


  天牢的最深处,历来关押最穷凶极恶之徒的地方,夜叉立国以来统共“有幸”进去过的魔,一个巴掌就数得过来。她在离那间牢房很远处就被拦下了,一个年少的小侍卫站到她面前,神情严肃:“王后,您不能再向前了。”


  “让我进去看他一眼吧,一眼就行。”...


 

【沧遥】春分·未远行(下,完结)

  谢沧行最后一次缠着李逍遥比武,仍旧以后者出其不意的开溜收场。


  追到了唐家集仍不见踪影,他便兴致索然地找了家店坐下,寻思着反正师兄又跑了,没个十天半月的是不会回来了,既然如此,他再回山上也怪没趣。


  好些年没回村里看看了。


  数月后,等他一路靠着老本行闲来碎大石、懒时蹭吃喝地到了翁山县,发现村子已然恢复了往日的热闹。也难怪,这里毗邻明州城,就在如今的武林世家眼皮子底下,就算闹了海妖人们也不怎么怕了。


  世人总是需要大侠,但永远不会只是需要哪一位大侠。


 

【沧遥】春分·未远行(中)

  今天是春分呀。我喜欢春分,因为从今日起,白昼长于黑夜。愿你的光也与日渐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在后来无边无际的镇守神魔之墙的岁月里,李逍遥还时常想起那些曾在生命里出现过的人们。他就如同蜀山上万古不变的天空,看着所有的悲喜与深情都如流星过际,始终无法伸手抓住。


  想来,那最后的数十年,是一段伟大而又无聊的日子。闲得冒泡时,他就怀念起了从前逼得自己御剑逃跑的师弟,以及曾被他忘得一干二净的初遇。


  那是苗疆一场浩劫结束后的两年。


  若问那时的李逍遥的心愿...

 

© 陆九鸢 | Powered by LOFTER